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分别包括针对资质审查环节的实地审查要求

  朱毅:网络餐饮这种新生业态,虽说成长的烦恼不少,但迄今为止还没发生过重大的食品安全事故。这当然可以归为运气不错,但我们居安思危,防患于未然是必须的,网络餐饮到了该规范的时候了。此番出台监管办法是势在必行,规范治理网络餐饮的小、散、乱、脏、差、鱼龙混杂,避免和杜绝大范围食品安全问题爆发的可能风险。国家此时出手,也是在保护一个新兴行业。
 
  孙娟娟:在《网络食品安全违法行为查处办法》的基础上进一步出台针对网络餐饮服务的监督管理办法,一则是反映了这个行业发展的迅速和其对政府规制提出的挑战;二是体现了一种压力型立法,即去年媒体大量曝光了网络餐饮的安全问题,对此,通过立法强化监管也能表明主管部门关切群众诉求的态度;三是一些地方政府都已尝试了针对网络餐饮监管的立法,对此,国家层面的立法在总结地方经验的基础上也能更好地推进这一立法和地方执法的协调性,进而避免地方立法的差异给网络餐饮服务第三方平台提供者和网络餐饮服务提供者增设过重的合规负担。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近日发布了《网络餐饮服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其中对网络餐饮服务存在的诸多问题进行了规范,不仅明确了餐饮服务提供者的资质问题,也明确了第三方平台的责任。这些规定能否彻底根治当前的网络餐饮乱象?还有哪些改进之处?《法制日报》记者与业内专家展开了对话。  记者: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网络餐饮服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规定利用互联网提供餐饮服务的,应当具有实体店铺并依法取得食品经营许可证。
 
  记者:一份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外卖O2O市场规模达1524亿元。与此同时,外卖行业中出现了鱼龙混杂的局面。今年1月,北京食药监局对外发布消息称,225家网上订餐店铺因“无证”被下线,涉及平台包括美团、饿了么和百度外卖。
 
  孙娟娟:就亮点而言,此次征求意见稿应对的都是目前在实务中存在的突出问题,包括资质审查不严、餐饮信息失真、平台自我规制不利、送餐环节存在安全隐患等。对此,此次征求意见稿作出了相应的要求,分别包括针对资质审查环节的实地审查要求、保障商家信息披露一致性的义务、通过抽查和监测履行平台对入网用户的管理方式以及对送餐的安全要求和处罚规定。
 
  就实际情况而言,随着互联网的创业风潮,通过网络提供餐饮的隐患不仅在于那些进入网络食品交易第三方平台的“黑作坊”,也存在于利用社交平台的私人定制、家庭厨房等。对此,征求意见稿第八条规定,利用互联网提供餐饮服务的,应当具有实体店铺并依法取得食品经营许可证,按照食品经营许可证载明的主体业态、经营项目从事经营活动,不得超范围经营。相应的,如何理解该条款中的“互联网”?是彰显了主管部门打击所有无证经营的餐饮服务吗?如果是,又该如何一并纳入对社交网络中的餐饮服务行为?这些问题还需明确。
 
  记者:外卖市场乱象频出,必须有主体承担责任。从根本上看,外卖平台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正是平台迫于投资方及扩张市场的压力,才会对平台上的无证、假证外卖商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终随着平台规模的扩大,导致一发不可收拾。正因如此,很多人对征求意见稿抱以很多期待。
 
  孙娟娟:尽管此次征求意见稿的严格要求会成为平台扩展线下业务的门槛,进而提高线上业务的安全保障和诚信服务,但是,法律法规本身的精细化不足也会影响到法律法规的可操作性,比如,如何实现对包括社交网络在内的互联网餐饮服务的监管。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02-15  【打印此页】  【关闭
友情链接:

0